欢迎来到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营养医学分会

注重传承、中西结合 多途径培养中医药人才

作者: 发布于:2016-12-28 15:30:41 点击量:

新华网北京12月27日电(宫晓倩)人才是科技进步、社会发展的重要资源,中医药作为我国特有的优势资源,其人才培养在中医药传承发展中显得尤为重要。近年来,我国不断加强中医师承体系建设,但是高层次人才略显不足,民间中医“转正”制度尚需完善,种种问题摆在面前,亟需我国多方面的改革探索。

  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曾表示,“中医药的发展关键是人才,怎样建立起以中医药高等教育培养为主体,同时通过毕业后教育、继续教育等形成终身教育,并把师承教育贯穿在全过程当中,形成中国特色的中医药人才培养机制,是我们积极探索改革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扩展国医大师队伍 将中医经验更好地传递

  几千年来,中医一直采用师带徒的师承教育方法培养医生,新中国成立之后,我国开始兴办中医药院校,但同时坚持师带徒的传统教育方法,师承教育在中医药人才培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中医的核心是强调个体差异、辨证论治,老师的毕生个人经验和独特诊疗技术,需要长期的言传身教和临床跟师。”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会长陈珞珈表示。

  在师承体系中,国医大师既是受益者,也是传道人。据了解,为了扩大中医药的影响,提振中医药人员学习中医、为中医奋斗和贡献的热情,我国已经启动了两届60位国医大师的评选,目前正在准备第三届的评选工作。

  据悉,为了将国医大师的学术思想更好地传承下来,我国做了多方面的工作,例如建立了国医大师传承工作室,支持国医大师参与中医药重点学科的建设、担任学科学术带头人等,进一步促进了国医大师学术思想和临床经验的传播,培养后续传承人。

  院校培养注重中西医结合 让中医人才更加专业

  近年来,随着疾病模式的改变,中医药在疾病预防及治疗方面越来越受到公众的关注。

  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科研处处长、肿瘤科主任医师李杰表示,目前仅仅依靠纯中医治疗已经不能满足患者需求,中医医生不仅要掌握中医理论和技术,而且要了解和掌握西医手段,这对病人来说更加获益。

  “现在中医缺骨干人才,缺领军人才,缺高级人才,特别是缺能用中医理论和技术解决临床难题的专家型人才。”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伯礼曾表示。

  李杰指出,在肿瘤治疗领域,尤其需要培养高层次中西医结合人才。“一方面,由于肿瘤患者得病之后都希望得到权威专家的诊断和治疗;另一方面,我们希望有更多知识全面的医生,奋斗在第一线。”

  据了解,近日通过审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以下简称《中医药法》)明确强调,国家发展中西医结合教育,培养高层次的中西医结合人才。

  “不过,高层次人才不是一朝一夕便可培养出来。”李杰坦言,真正的临床大家需要经验的积累、知识体系的完善,才能形成自己的诊疗特色,这可能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来积淀。

  对此,为了使中医人才更加专业,我国积极寻求对策,加快培养中西医结合紧缺人才。成立学科医联体、与国外联合培养、开展中西医结合培训班、组织基层医生进修……

  据悉,2007年,李杰便成为了首位中美联合培养的中西医结合治疗肿瘤的博士后。

  李杰表示,“联合培养使我获益良多,培养期间,不仅对中药的机体免疫功能调节作用及分子机制有了更深的认识,也让国外专家和学者对中医药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

  “在我国,发展中西医结合型人才是未来一个重要方向,他们既能掌握中医理论,又能利用西医进行治疗,这对疾病的综合防治将有很好的推动作用。”李杰建议,加强人才培养首先要有政策支持,其次要重视中西医结合学科发展和长远规划,第三要建立高层次人才后续培养机制。

  “医学是学无止境的,不同阶段要有不同培养模式的介入。中医学习前期需要院校培养,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有一定的临床经验之后,可以加入师带徒,请国家名师再次培养,进一步完善知识体系,这样才可以逐步锤炼成为一名真正的临床大家。”李杰说。

  民间中医“松绑” 有利于中医药传承

  作为中医人才的一股重要力量,民间中医为维护百姓健康做出了很重要的贡献。

  坊间流传着“偏方治大病,民间有高手”的说法。“在民间,有许多师带的高徒和中医药一技之长人员,掌握着很多疗效独特的验方和技术,深受百姓欢迎。”陈珞珈坦言,但是在现有医师资格考试体系中,考试方法不能充分体现其特点,导致绝大部分这类人员无法通过目前执业医师考试,取得合法行医资格。

  对此,我国一直探索有利于评价民间中医从业人员真实能力的考核制度。

  《中医药法》中明确表示,以师承方式学习中医或者经多年实践,医术确有专长的人员,由至少两名中医医师推荐,经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中医药主管部门组织实践技能和效果考核合格后,即可取得中医医师资格;举办中医诊所的,将诊所的名称、地址、诊疗范围、人员配备情况等报所在地县级人民政府中医药主管部门备案后即可开展执业活动。

  张伯礼表示,这条体现了既扶持又规范的精神,为民间中医“松绑”,有利于中医药传承。“当然,这条争议也较大,担心的人很多,我认为利大于弊。确有高手在民间,应当充分发挥民间中医在中医药传承和服务基层的作用。但规范和监管也必不可少,以维护广大患者的利益,推动中医药事业健康发展。”